多寶網集運 > 南京新聞 > 南京區街 > 鼓樓區 > 正文

“老南京話”首次有了檔案

2020-10-21 12:51圖文來源: 南京日報

南京方言發音人陳宗霞來到鼓樓區檔案館,為居民講授説好“老南京話”的訣竅。

陳宗霞在介紹老南京方言。 本人供圖

 

多寶網集運訊(融媒體記者 王聰  通訊員 劉琿) 硬幣,老南京人叫“銀角子”,螃蟹叫“八隻腳”……19日,南京方言發音人陳宗霞來到鼓樓區檔案館,為居民講授説好“老南京話”的訣竅。記者也從檔案館瞭解到,耗時三年多,工作人員記錄下陳宗霞的方言語音,歸納她所收集的方言文本,現已建成陳宗霞南京方言檔案庫。“老南京話”首次有了檔案。 

今年72歲的陳宗霞出生於城南老門東三條營,祖上來寧已近200年曆史。她的祖父、父親和伯父們,都是編織雲錦的手藝人,也都喜歡唱南京白局。 

“當時我家住四合院,夏天傍晚,大家閒下來,坐在竹牀上,邊喝稀飯、邊唱《機房苦》等白局,常引得附近工友聚攏過來一起唱。我漸漸也學會了唱白局。”陳宗霞説,自己對於語言學習是有一些天賦的,“老南京話”的發音,一字字一句句,精準地刻在腦海裏。她喜歡參加一些活動,推廣“老南京話”。 

2005年,陳宗霞參加金陵吆喝大賽,獲得吆喝表演優秀獎;2010年她參加國家語言資源有聲數據庫採集選拔工作,歷時近兩年,於2012年被國家語委權威專家鑑定為“南京方言發音人”;2014年她的南京方言工作室在鼓樓成立。 

“現在的‘南京話’,和‘老南京話’差別不小,説的人越來越少了;現在的孩子不愛説‘南京話’,就更別提‘老南京話’了。”陳宗霞説,她個人能力有限,不過,她還是儘自己的能力保護方言。有人認為,南京話不雅緻,她非常不認同。在她印象中,祖父輩們講的“老南京話”是非常講究的。 

“別人問‘吃過了嗎’,在‘老南京話’裏,我們回答都是‘有偏’,意思就是吃過了,説法委婉。上廁所叫做‘出恭’,‘大解’‘小解’指的是大小便。你看多文雅。”陳宗霞説,除了用詞,在語音方面,“老南京話”也很講究。比如“張”這個音,“老南京話”裏是翹舌的,區別於“髒”音,但現在的“南京話”幾乎不翹舌。如喊“張老師”,不翹舌的話,聽起來感覺對老師不尊敬。

如何系統地留住方言,陳宗霞一直沒找到好辦法,身患癌症的她,總擔心“老南京話”傳承不下去。2018年初,鼓樓區檔案館找到她,提出了給方言建檔的想法,雙方一拍即合。

鼓樓區檔案館工作人員介紹,他們依託南師大專業語音錄音設施,採用真人語音與文本相結合的方式,他們建立了方言檔案庫,形成紙質、文本、音、像、視頻等多媒體方言檔案記載體系。 

到去年年底,經過10次採集工作,檔案館已經錄入陳宗霞南京方言音、視頻檔案1737件,包括方言詞語1507個、歇後語110個、俗語短句98個、篇章6段、戲曲白局(兒歌)等文藝作品16段等資料。 

鼓樓區檔案館館長盛捷説,下一步,他們計劃引入更多的方言發音人蔘與,豐富檔案庫內容;還要藉助多媒體傳媒平台,讓檔案庫裏的方言“活”起來,重新回到人們的日常生活中來。

作者:王聰 責任編輯:王文霞
0人蔘與
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
最新評論
    查看全部

    推薦欄目

    觀點 / 多寶網集運評

    熱點文章

    讀圖

    談資

    週刊

    視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