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寶網集運 > 南京新聞 > 南京區街 > 浦口區 > 正文

金牌月嫂很搶手 月入能有一萬多

2020-05-26 09:29圖文來源: 南京日報

“我幹了十幾年了,像我這樣的金牌月嫂,月收入能有13000多元,不比‘白領’掙得少。”説起自己的工作,浦口區永寧街道青山村村民韓蘭弟一臉自豪。

多寶網集運訊 (南報融媒體記者 魯舒婷 通訊員 張婷婷) “我幹了十幾年了,像我這樣的金牌月嫂,月收入能有13000多元,不比‘白領’掙得少。”説起自己的工作,浦口區永寧街道青山村村民韓蘭弟一臉自豪。

當保姆、做月嫂,幹家政工作不“體面”——在青山村,這樣的舊觀念早已被破除。像韓蘭弟一樣,通過技能培訓從事家政工作的村民有300多人。她們一頭托起貧困家庭的脱貧夢想,一頭連着城鎮居民提升生活質量的美好希望,也實現了自己的人生價值。 

失業再就業,賺取人生第一桶金

初見周芝琴和另外兩名金牌月嫂,記者發現,她們都扎着馬尾,未留指甲,且不佩戴首飾。“幹我們這一行的都要這樣,照顧寶寶必須乾淨利索。” 

周芝琴是土生土長的青山村人,曾經是一名鄉村幼師,後因失業便回家務農。“整天在家幹農活,日子不見起色,也不知道怎麼改變。”回憶起過去,周芝琴直搖頭。 

窮則思變。因為對月嫂行業頗感興趣,周芝琴參加了育兒專業培訓,從培訓班畢業後,她開始毛遂自薦,天天在產科醫院門口、病房之間徘徊,將宣傳單頁發給前來檢查的孕婦,告訴她們請月嫂護理的好處。然而,彼時月嫂剛興起,高費用加上對陌生人的不信任,讓周芝琴碰了一鼻子灰。 

直到有一天,南京林業大學一對教職工夫妻成了她的“伯樂”。“那是我的第一個客户,我到現在都記得,夫妻倆都温文爾雅,對我的專業非常認可。”周芝琴告訴記者,這是她第一次感覺到做保姆原來也是受人尊重的,更重要的是,每月幾百元收入,讓她賺取了人生第一桶金。 

眼看着市場對月嫂這個職業需求越來越大,2006年,依靠自己的專業知識和技能,周芝琴租了一間門面房,周姐母嬰護理中心就這樣成立了。 

觀念轉變,沒有什麼比脱貧更重要

採訪過程中,思想觀念轉變,是青山村黨支部書記焦劍輝和這些月嫂們談及最多的詞語。長期以來,當保姆“不體面”、伺候別人就是要“低人一等”這些想法讓農村女性在邁出就業道路之前,首先就有了思想負擔。 

“我那時候就擔心家裏人和街坊鄰居的看法,但日子太窮了。”韓蘭弟告訴記者,周姐不止一次和她提過去當月嫂的事情,起初自己拒絕了,但眼看身邊越來越多的人都去當了月嫂,日子越過越好,她還是去了,“還是周姐説得對,日子是給自己過的,眼下沒有什麼比脱貧更重要了。” 

如今的韓蘭弟,去過蘇州,到過上海,甚至還有國外的客户找上門來。月收入高達13000多元,讓他們一家早早脱貧過上了好日子。 

如今,周姐母嬰護理中心先後培訓了員工500多人,其中青山村民佔比超過一半,300多名女村民通過幹月嫂,獲得了職業和家庭的“新生”。 

專業培訓,把月嫂這碗飯端得更久

“阿姨進門第一件事就是把手洗乾淨,不能有首飾,不能留指甲。”“第一步,是給寶寶洗眼睛,一定要由內向外輕輕擦拭。”……如今,在周姐母嬰護理中心,這樣的培訓場景每天都在上演。

隨着人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,家政服務行業市場缺口正在持續擴大,月嫂市場一“嫂”難求,如何讓自己更好地立身於該行業?專業性,是周芝琴脱口而出的答案,“寶寶是全家重心,別人找月嫂是基於對月嫂的信任,這種信任就源於我們的專業程度。” 

為了讓姐妹們把這一碗飯端得更久,周芝琴從外面聘請了專業的月嫂培訓人員,對中心人員進行專業技能培訓,怎麼換尿布、怎樣配比奶粉、如何為產婦催乳、產婦月子餐要怎麼做等,都是她們上崗前的必修課,最後通過考核,拿到全國科技人才培養工程管理中心頒發的母嬰護理資質證書,成為一名合格月嫂的第一步才算正式完成。 

不僅是周芝琴,青山村也在不斷為這個團隊“添磚加瓦”。村裏通過婦聯等組織進行入户宣傳,發動更多賦閒在家的女性加入其中,實現再就業,脱貧奔小康。“青山村女性784人,除了老小和一些手腳不便的,其餘適齡女性都在周姐團隊。”焦劍輝告訴記者,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,青山月嫂的名片早已通過這些“娘子軍”打響了。    

 

作者: 魯舒婷 責任編輯:王文霞

推薦欄目

觀點 / 多寶網集運評

熱點文章

讀圖

談資

週刊

視頻